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找路─月光.沙韻.Klesan》

Klesan的祖靈應該會發現,他們的後代沒有也不想忘記他們曾有的榮耀,泰雅的子孫正在荒莽的叢林中,努力記下每一條他們開出來的山路、每一片墾出來的耕地、每一塊奔馳過的獵場。

摘自:《找路─月光.沙韻.Klesan》p.223

林克孝先生的旅程跟我們這種平地都市人對旅行的消費、對在地人的剝削,以及自以為冒險、流浪、勇敢、浪漫的想像不同;他花了七年的時間來回於南澳山群,研究、勘查、理解,並真正跟泰雅原民交上了朋友。

這是一本好看的書,一個傳述泰雅老人說故事的老靈魂。推薦朋友閱讀。

Advertisements

我是不是也這麼想?

轉自畢恆達 (值得思索,我是不是也這麼想?):

有一本社會學教科書提到,如果你對於猶太人有「愛錢」的刻板印象​,但竟然遇到一位猶太店員居然跑了很遠的路來還你遺留的錢包。你​可能會說服自己,他可能不是猶太人,或者他一定有目的,希望賺到​更大的錢。如果你認為黑人「懶惰」,但是遇見一位勤奮的黑人,你​可能認為他不是黑人,或者他辛勤工作只是為了晉升到另一個比較不​辛苦的位置。

同樣,只要有同志轟趴、一夜情、情殺、愛滋病…就會凸顯「同​性戀」。可是報紙不斷的有偷窺裙下風光,甚至性侵女兒的新聞,卻​不曾見到「異性戀」的字眼。有一位同性戀者做了壞事,集體同性戀​者都要一起承擔,可是一位異性戀者做了壞事,大眾卻會當他是個案​。

莎韻之鐘

1938年台灣日治時期的台北州蘇澳郡蕃地リヨヘン社(今宜蘭縣南澳鄉金岳村、澳花村、寒溪村等村利有亨部落),一名在原住民村落內從事教職的「警手」(兼有警察和教師兩種身分)田北正記,接到了由台灣總督府發布的從軍徵召令,需立即離職前往中國戰場。

因南澳位於台灣宜蘭山區,田北正記請學生莎韻哈勇(泰雅語:Sayun Hayun 日語:サヨン)協助搬運行李。

9月27日,兩人在行經宜蘭山區途中遇到暴風雨,溪水暴漲。田北雖然順利離開宜蘭,但是同行的泰雅族17歲少女莎韻卻在暴風雨中不幸於南溪便橋上,失足落水失蹤。經當地警所營救後,除了發現所背負行李外,再無莎韻蹤跡。

9月29日,台灣第一大報《台灣日日新報》刊出簡要新聞報導,標題為「番婦溪流に落ち,行方不明となる」(蕃婦落溪,行蹤不明)。報導中以數行文字簡單說明學生莎韻為了送別田北警手,搬運其行李下山經南溪時,失足墜落南溪以致下落不明。

經多日搜尋未果後,同年11月26日,莎韻所屬之半官方性質女子青年團團體「少女青年團」團員,頒贈一座刻有「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愛國少女莎韻之鐘)字樣的銅鐘給相關人員,至此,「莎韻之鐘」一詞成為台日兩地新聞爭相報導的焦點,也開始形成一個重要的歷史/文化符號。

同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莎韻之鐘」更成了號召原住民加入「高砂義勇隊」的重要宣傳工具。為了落實皇民化教育,日治政府除了請台灣知名作家吳漫沙為莎韻立傳外,還有演出話劇、徵求詞曲、灌錄唱片等一連串相關活動,同名歌曲由1940年代名歌手渡邊はま子(渡邊濱子)演唱。發行不久後,曾風靡 港、台、日、滬等地。

1942,台灣總督府出資請民間電影業者於台灣中部霧社開拍電影《莎韻之鐘》,更請來當年紅極一時的李香蘭擔綱演出(該片翌年在台、日、華北、上海、滿洲等地上映)。李香蘭除了演女主角莎韻之外,也演唱電影主題曲《莎韻之歌》。而渡邊はま子所演唱的《莎韻之鐘》,反而成為該片的插曲。

資料來源:nownews.com 今日新聞網
更多資料:請參閱 维基百科 – 莎韻之鐘
補充資料:莫那能/排灣族盲詩人提到:許多台灣的學者和研究已經指出,所謂沙韻的故事,是虛構的,只不過是當時的日本軍國主義,為塑造全民總動員的氣氛,編造的皇民化宣傳。

蔡英文主張 非自宅交易實價課稅

增加資本利得的稅負

蔡英文說明,過去稅制結構與稅務課徵方式,最沒壓力的就是從受薪階級去課稅,受薪階級一毛也跑不掉,但是從資本利得與薪資所得在稅收中所佔的比例來看,薪資所得的部分一直在增加,資本利得部分一直在降低,因此資本利得稅必須重新檢討。資本利得主要來自不動產和股市,股市目前的證交稅已有若干程度資本利得稅的觀念在其中,因此短期內再調整的空間有限,但是不動產稅制的合理化,則應該積極思考。

她認為,國民黨的奢侈稅並沒有達到其設定的目標,既未平抑房價,也沒增加稅收,未來有關不動產稅制的合理化,會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必須要按部就班並且有完整的規劃,如果急就章上路,也會像國民黨奢侈稅一樣,沒有效果,反而引起市場短期的不安。

以合理稅制遏止炒房

至於民進黨要怎麼做?蔡英文說,針對投資性質的不動產交易所得,應該分階段建立一個趨向實際交易價格課稅的制度,在自用住宅者負擔不增加的原則下,一方面解決原本稅制的扭曲,讓從財產交易獲利的人不至於繳納過低的稅負,促進社會公平,另一方面也讓稅制更具備調節不動產市場價格和供需的功能,對於炒作高房價有一定的遏止作用。

但蔡英文也強調,若屬於本人、配偶或直系親屬實際居住的房屋,符合自用住宅規定的,也不要讓他們的負擔因為稅制的改革而增加。自用房屋是人民安身立命的地方,它的成本不能變成家庭的沉重負擔,但是如果把房屋當成商品來投資,那交易所賺的錢也應該合理課稅,這才符合居住正義與租稅正義。

她指出,現在房地產交易的資本利得課稅基礎是土地公告現值和房屋評定現值,這和市場交易價格是嚴重的脫節,讓許多人可以依靠買賣房地產來迅速累積財富,但繳稅的多寡卻和所得高低完全不成比例,這是台灣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重要原因,甚至造成社會的兩極分歧。儘管改革這個制度不是容易的事,也很難一步到位,可是如果因為困難就不去碰這個麻煩,我們談稅制公平、縮短貧富差距都是空談。

蔡英文表示,未來民進黨若執政,會花上好幾年的時間,分階段建立趨向實際交易價格課稅的制度,逐步矯正這個扭曲的制度。首先要推動不動產交易價格登記制度,逐步建立可靠透明的不動產交易價格資料庫,做為不動產稅制合理化的基礎。

減輕薪水階級的負擔

她指出,接下來,在自用住宅換屋不增加賦稅負擔的原則下,以漸進的方式調整公告現值並檢討稅率,以避免增加一般民眾自用住宅的負擔,但同時又針對短期或鉅額交易,建立一個參考實際交易價格合理課稅的制度。最後在實際交易價格資料庫逐漸完備後,再研議將不動產交易所得稅與現行稅制進行整合。

蔡英文重申,都會區的高房價已造成了很多人的痛苦,也扭曲了社會價值,改革已經是不可迴避。民進黨的做法是分階段、穩健、合理的改革,必須讓人民的賦稅負擔更合理。增加資本利得的稅負,其實就是減輕薪水階級的負擔。

這篇報導其實蠻重要的。

值得每個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生活”,而不是炒房產”路過”的人仔細思考。

看這篇文章時「富人跟你想的不一樣」;而在現行稅制結構底下,一毛稅也跑不掉的人,一輩子只會在投票時才有機會「領的跟富人一樣多」(一張選票)。

台灣政治的發展主軸,不應該再是統獨/恫嚇,而是要看哪一黨有制訂政策,說明,辯護,與執行的能力,我們要用選票表達我們對執政黨執政表現的感受,即使只有四年一次。

「摘要」政府預算監督未來面貌 « 我書

本文於監督政府效能方面具參考價值。

引用:
預算相關資料堆積如山,但過去向大眾說明這些資訊時,只能每年發表上百頁的PDF格式報告,鮮少人有時間閱讀。

民眾必須向政府施壓,要求改善預算資訊格式。

Crisis in the Horn of Africa

You may have seen the pictures of starving people in the Horn of Africa on your TV screens. We are all asking: how can this be happening again? Parts of Somalia, Kenya and Ethiopia are facing one of the worst droughts for 60 years, and nearly 12 million people are desperately in need of food, clean water and basic sanitation. 

Join me in calling on world leaders to save millions of lives – today and tomorrow:

http://act.one.org/sign/horn_of_africa/?source=horncrisistafem

Despite the urgency of the situation, most world leaders are responding too slowly. Immediate aid is essential. Yet at the same time we must not let them drop the ball on long term solutions as has too often happened in the past.

Take action right now at:

http://act.one.org/sign/horn_of_africa/?source=horncrisistafem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