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轉載]我們與資本主義的愛情故事

文/吳明益(作家、國立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副教授)

有位朋友住在L.A.附近,跟我一樣,買了近郊,離城市中心稍遠的房子(他的遠得多,據說離最近的麵店要開車四十分鐘)。房貸是我們共同的問題,但態度卻有很大的不同。一回他回國時我們聊天,我煩惱地說我還負債多少多少錢,他說不對,台灣房市仍在上漲,所以我擁有的是正資產。為什麼呢?他的邏輯是,我的房子價值,大於貸款的價值,而且利息不算高。如果是他,會把多餘的錢先不要還款,拿去投資具獲利價值的物事,然後就能創造更多金錢價值。

很迷人。可是,我的朋友,這可是典型的美式資本主義邏輯啊。

我們借錢而購買並擁有某種東西,這東西未來能否賣出自己都不得而知,卻自以為擁有比此刻更高的資產,把自己未來勞力給付都算進去,忽略人生可能的意外風險,這對我來說,像只擁有一間廁所卻自以為擁有一幢房子,是不可思議的事。但生活在美國夢裡的經驗會導致你的思考邏輯變得不同。對美國人而言,目前資金僅能買下一間廁所,卻在銀行的催眠下,誤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幢半房子,它還鼓勵你把其實還沒付錢的主臥室、客廳再質押出去,進行「投資」。然後有一天,他們來查封你的房子了。

鼓勵這件事的,對像我朋友這樣的中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藍領階級表達偽裝的善意,然後驀然奪去一切的,都是同一種人:資本家。「資本主義就在做這樣的事,給予,與奪取。通常奪取比較多。」

我坐在中興大學黑暗的教室最後一排看著Michael Moore的《資本主義:一個愛情故事》,看著一個又一個奪取的故事:沃爾瑪超市替員工保險,然後把受益人填上公司自己,只為從「死員工」的身上,賺取幾十萬美元的利益(對巨富來說是九牛一毛,但對低收入家庭來說是救命錢);銀行給予寬鬆貸款後,在負債者付不出錢而遭法拍後,再低薪雇用這些流離失所的窮人處理其他銀行的空屋「資產」;而這些銀行在遭遇金融風暴時,則與政客聯手,從政府裡弄出一大筆「紓困基金」,去為銀行的總裁購買新飛機,或讓經理人「分紅」。連少年觀護所都可以私營,然後和法官掛勾,讓犯了小錯的孩子關更久一點,讓財團可以藉「教育」與「正義」挖走州政府的錢。

這就是所謂美國夢的一部分。

我以為Michael Moore超過國內多數記錄片導演的地方,並不只在於令人驚嘆的熱情而已。他腦袋裡的東西極為豐富,於是雖說是記錄片,但他從過去的歷史影像、肥皂劇、各種型式影像、音樂揉合後,創造出一種莫爾風格。他的片子不只讓你掉淚、熱血沸騰,還讓你變得稍稍睿智、成熟,變得複雜。這可真不容易。

隔天我回台北時,買了片子,再看了一次。看的時候我心底想,台灣在許多地方,正在複製這種美式資本主義的「奪取的藝術」。不管是國光石化、相思寮、灣寶、七星潭,更遠一點的美麗灣、台26線,漸漸熟稔這套運作規則的政客與財團,悄悄地把資本主義美化成與「民主」同等價值的物事,塑造出一種「為大多數人好」的民主假象。而原本應該是要幫我們找有錢人麻煩的政府,現在反過來幫有錢人找藍領階級與農人的麻煩。就像影片中的美國,從對有錢人徵收百分之九十稅金的時代,透過一代一代卑懦的領導者,資本家終於擺脫了政府的控制,反過頭來控制了政府。

人性的弱點是在的,倘若在商言商,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擁有的東西以更高的價格賣出,而以低價買入他人擁有的東西。經濟學家因此告訴我們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會控制市場價格。但Adam Smith忽略了人類創造幻象的能力,在資訊不對等的狀況下,「手的力量」,乃至於「手的本身」,都是可以被假造、仿冒的。(君不見帝寶法拍一坪超過兩百萬時,房屋仲介們興奮得快要昏倒了,因為行情又被「炒」起來了。)

我想起今天的一則新聞:房屋仲介,今年千萬年薪不是夢。一個房屋仲介鼓動如簧之舌促成一筆房屋交易,與一個農夫一個春季與一個夏季的汗水能否比擬?一個名嘴上一個節目拿五千塊通告費(扣掉廣告,通常平均一人只講不到十五分鐘的廢話),與一個工人在烈日下修築一小時的人行道能否比擬?而像我這樣的寫作者和偽研究者,與十平方公尺紅樹林一天提供的生態服務,能否比擬?

當然沒辦法。我並不仇視名嘴與房屋仲介,只是覺得,名嘴一邊談同情人民與研究生,一邊又坐擁千萬年薪(他們的專業其實很虛弱,至少思考能力遠遜於像摩爾這樣的人);房仲業者(或建商)一邊告訴我們他們重視每一個人成家的夢想,一面光靠資訊不透明的「服務」就賺取百萬分紅,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而我們的國家正在做更令人難以愉快的事。我們坐視的是窮人的土地以一坪五、六千塊被販賣,卻在建商創造「附加價值」後,未來可能以一坪二、三十萬回賣給窮人,然後貸款給他們,賺取利息,再順道抵押掉他們剩餘的人生。

一個經理人受訪時說,有人問我跟禿鷹的差別在哪裡?很簡單,我不會弄得一身腥。哈哈哈。

影片最後,摩爾引用John Adams的一句話:「由極少數人壟斷的物品,是人類的詛咒。」(1765)我思考著這麼一句話,也想著此生自己是否也壟斷了一些物事?而在我此生終了之時,能否釋放所有我活著時,私心所掌握的東西?

格達費讚美中國 | 中国式崛起之路

利比亞強人領袖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日前讚美中國處理天安門事件的手段

對於天安門事件,格達費表示,「北京學生在可口可樂的告示牌附近抗爭多日…然後坦克車前來把他們壓碎」。

事實上,格達費採取的手段比天安門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多項報導指稱他派遣戰機轟炸抗爭群眾,還聘雇外國暴徒到民眾家中恐嚇,如此對付國民,著實令人不快,Matt Gurney在The National Post網站指出,當執政者開始轟炸自己的首都,政權終點亦已不遠。

這種時候被格達費讚美,中國領導人應該會臉面無光吧?

少數人的尊嚴,所有人的正義

馬躍說:「我感謝陳光標來到這個島上,他讓漢人終於了解,尊嚴很重要!」

與高調行善的慈濟與陳光標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德國對於貧苦學童營養午餐的補助策略:雖然國家出錢付他們的餐費,但是政府細心的維持受補貼學童的匿名,沒人知道班上誰是接受補助的。這一點點尊重,保住了少數學童的尊嚴,也成就了一個真正重視分配正義的社會。

台灣的原住民、賽內加爾的乞丐、德國的窮學童,這些都是「少數人」。但少數人的尊嚴,攸關所有人的正義。

馬躍的結語驀然襲上心頭,他是這樣說的:「反正這個島上就是有很多來來去去的、不同的統治者,每個都要給我們一個名字。我們以前有日本名字,後來有漢人名字,現在要改成原住民的名字。但你們也不用高興得太久。有一天我們都要學習,我們變成少數的時候,要怎麼樣保持自己的文化與尊嚴。

文章摘要來源:Clean For 2 Months: 少數人的尊嚴,所有人的正義

用不同的角度看台灣,以街頭表演環遊世界

27歲的「當機劇場」總監黃明正,旅行時特別喜歡用「倒立」看世界,並在阿里山、綠島等地倒立上萬次。他計畫2年後要到世界各地,延續他的「倒立人生」。

黃明正從小就很會倒立,主修戲劇又學過馬戲特技的他,將他所學再結合攝影,促成了倒立旅行的念頭。

黃明正指出,很多人會覺得他的舉動很瘋狂,但他沒有瘋,他只是用不同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而且台灣的土地,倒過來看也很美。」

摘要來源nownews.com

除了倒立走路,他同時在每個鄉鎮市的老人院、孤兒院或為喜憨兒做公益演出,並在不同場域,像是夜市或廣場等地,做馬戲表演,並行下一腳步的募款。

為了一圓十三歲開始的夢想。

自小就開始喜歡倒立、在課堂上調皮惹事的他,從10歲開始進入國立台灣戲曲學院的馬戲特技科,習得一身硬底子馬戲特技,每天從早上五點半的早功開始,持續到晚上八點的輔助課程與練習,「直到十八歲畢業後,因為台灣真的沒有表演空間與機會,所以當了兩年的業務,到後來決定去唸北藝大戲劇系,才有了現在的發展。」而這個「發展」,是結合馬戲演出與總體劇場的概念,從影像、音樂、道具、演出與觀眾,互相牽制也相互指涉,黃明正自己發明了一個辭彙「馬戲寓言體」來稱呼。

他將以台灣作為第一步的起點,規劃十五年內做一場馬戲的「時間之旅」,以邊行邊募款的方式,走完全世界,與不同國家的馬戲團體作交流,構成一幅「馬戲地圖」。

以前看到這樣的人,大概會以為又是日本人,但黃明正是台灣男人。我真的相信他可以用街頭表演就環遊世界。如果我們的社會多些這樣的奇人,生活是不是就更豐富有趣呢?

燃燒吧,Google Chrome

Google的Chrome瀏覽器正蓄勢待發,逐步地蛻變為一個全面的多工作業系統,雖然技術上更準確地說,是在另一個作業系統上運作,不過不論如何,漸漸地用戶將不需要再倚賴其他任何東西:GoogleDocs上可以瀏覽並編輯文件、能自由觀賞並聆聽HTML5影片和音樂、還可運用Gmail和它的GoogleVoice外掛程式來溝通、並直接把Google Docs當作一個檔案系統來使用。

Google的長期策略,似乎是要先藉由打造最棒的瀏覽器,然後讓檔案轉移到GoogleDocs變得很簡單,蠶食鯨吞地讓Windows及Office軟體越來越不重要,以最終取代它們。雖然目前明顯地還不會有任何人決定拋棄Microsoft產品,但是假以時日等到雲端運算變得更為普遍,Google也不斷推出新功能,用戶就會慢慢習慣用瀏覽器來工作,而也許幾年後的今天,大部分的民眾和企業,就會開始覺得不需要Microsoft了。

出自TechCrunch

物價漲怎麼辦,何不食肉糜?

摘要:

物價漲怎麼辦? 吳揆:泡咖啡少用糖

更新日期:2011/03/01 18:18 謝曜州

物價不斷上漲,有立委質詢行政院長吳敦義時,拿出各種民生用品,包括奶粉、沙拉油跟糖,說從去年底到現在才2個多月,飆漲嚇人,吳敦義除了說要嚴懲囤積,話鋒一轉,突然說要民眾改變飲食習慣,像是泡咖啡糖少用一點,還有泡麵的價差大,如果買袋裝的就比較便宜

什麼都漲,立委要行政院長拿出對策,院長除了要嚴懲囤積,還要民眾胃口改一改。

行政院長吳敦義:「你像糖要減少用量,不要太甜嘛,像你泡咖啡,用糖太重,那就可能積少成多,有時候少用一點糖,或者少用一點,多吃我們自己的米飯,改變飲食習慣。」

想到晉惠帝司馬衷(259-306) 的千古名句:「何不食肉糜?」

沒飯吃,為什麼不吃肉呢?糖太貴,不如就少用吧。

Empowering women in Pakistan

Empowering women survivors of violence by training them to use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for healing and self expression.

Isn’t is inspiring!?